海派文化

沪语童谣给力海派文化传承

沪语童谣给力海派文化传承

  “落雨了,打烊了,小八腊子开会了!”“小红领巾”们一边念着耳熟能详的沪语童谣,一边踏着节奏蹦蹦跳跳跑上舞台,手臂还放在头顶“遮雨”。继2017年第一次汇报演出后,昨天,上海第一个儿童沪语说唱团——红领巾说唱团在徐汇区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举行了第二届“桃花红杨柳青”汇报演出。(2月2日新民晚报8版)

  有人说,每一个上海小囡的童年记忆里,都有一首带着浓浓乡音的童谣,朗朗上口,带着独特的音韵。的确,童谣记载着很多上海人儿时美好的回忆。“笃笃笃,卖糖粥,三斤蒲桃四斤壳……”这些脍炙人口的沪语童谣,现在很多上了年纪的上海人都耳熟能详。

  遗憾的是,现在能说一口流利的沪语的孩子越来越少。让他们唱沪语童谣,更是“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”。而徐汇区红领巾沪语说唱团的出现,给沪语的教学提供了一个有力的范本。

  首先,童谣的说唱方式,比较轻松活泼,易于被孩子接受。孩子毕竟是孩子。我们知道,学习一门语言是很枯燥的。很多成人都感到学好沪语并不轻松。更何况是孩子呢?而说唱形式的童谣,让孩子在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中,感受到学习沪语的乐趣所在。

  其次,沪语童谣里,不仅有传统文化,还有骨肉亲情的一种“互动”。对于经常吟唱的沪语童谣,常常有孩子问这样的问题,“妈妈,为啥三斤蒲桃会有四斤壳?”“妈妈,外婆桥在什么地方?”通过这些有趣的“互动”,孩子会对沪语中蕴藏的海派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,深深爱上沪语。

  第三,沪语的推广,不能急于求成,而是要循序渐进。拿红领巾沪语童谣说唱团来说,刚成立时只有十几个人,如今已经拥有上百位成员。而这些红领巾沪语童谣的小演员,自身也经历了从沪语的“门外汉”到能流利演唱沪语童谣的发展变化过程。显然,这些能流利说唱沪语的孩子,会大大影响他们周围的孩子,有利于更多的孩子能说一口地道的上海话,会唱更多的沪语童谣。

  所以,笔者认为,沪语童谣给力海派文化传承。上海红领巾沪语说唱团,是推广沪语的有益大胆尝试。我们期待有更多的上海孩子能会说一口流利的沪语,并且通过沪语说唱童谣的方式,把海派文化发扬光大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