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人文

上海电镀行业的历史和发展情况

慧聪表面处理网:电镀是工业中广泛应用的基础工艺,存在于机电、仪表、电子通讯、轻工、汽车、船舶、航天航空等众多行业中,作用于产品的装饰、防护及表面其他功能、性能的生成、改性及优化,对产品提高质量,获得或完善功能,优化性能,美化观感,延长寿命,增加商品附加值,具有独特的应用价值,是国民经济中不可缺少的工艺行业。

上海是我国电镀工业的发源地,已有百年的历史。上海电镀业起自首饰业和印刷业,后扩展到机械、日用五金业。最早的镀种是镀金、银、铜,后有镍,再有铬。20世纪初,上海第一批专业电镀厂问世,独立电镀工业开始形成。到40年代,专业厂加工镀种已形成较细分工,产品各有固定重点,还出现了专业电镀材料商。上海是当时中国电镀工业最集中的地方。

旧时,上海电镀作业点分布零散,多为作坊式生产。建国后,一些小作坊小厂改造合并而成国营或集体厂,厂点规模扩大,生产有所集中。

58年和60年,全国第一次、第二次“表面处理工艺会议”相继召开,推动了全国电镀行业的发展,上海电镀行业的发展也步入快车道,经历了“六五”调整和“七五”技术改造,到七十年代后段至八十年代前期,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,市场日益活跃,需求趋向丰富,上海电镀行业达到空前兴旺,在经济、技术和人才各方面领先于全国。

80年代开始的上海城市功能重新定位,上海工业布局、产业结构、产品结构的战略调整,牵引了电镀行业剧烈的动荡变迁。80年代后期,行业经济开始跌落,以后多年盘桓低谷。

在全行业的不懈努力下,行业资源重新整合,经济成分、生产布局、技术结构、市场供需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近年来,随着上海工业经济的持续走强,电镀行业终重拾升势。

全行业经济规模不断扩大,招商引资建设了一批上规模上水平上效益的先进项目,行业技术能级整体走高,生产品种增多,产品档次提升,市场空间扩展。目前,全市电镀企业381家,拥有锌、镍、铜、铬、金、银等二十几个镀种,全年总产值约25亿。

   行业布局

上海电镀厂点原多集中在市区,在上海工业80年代大规模的布局调整中,电镀厂点从城区向郊县村镇全面转移。目前电镀厂点散布在各区县,今后的迁移或新建,基本以各区县的规划工业区为定向。

    行业资本结构

电镀行业是市场开放较早较快的行业。行业资本结构在变迁中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公有经济早已开始逐步退出,私有经济和外资已成行业资本主力。其中,主要是台资。

进入电镀业的外资企业,资本金雄厚,管理、技术实力强,工艺设备起点高,大部分生产经营与电子通讯等成长性的绩优行业配套,市场前景良好,商品附加值高,已具备明显的综合优势。资本的外来化所引致的管理、技术的外来化也成就了行业内在素质的优化与提升。

   行业生产组织

电镀是产品生产过程中的一个工艺环节,其生产组织不同于生产过程独立完整的产品厂,有专业厂和厂内点(分厂、车间或班组)之分。

目前全市专业电镀厂121家,从业人员约9千人,固定资产总额原值约4亿,净值约2.2亿。

在多年的市场竞争中,胜出一批成功的专业厂,如上海怡标电镀有限公司、上海杜行电镀有限公司等。

近年来,厂内电镀点成为行业的主要增长点,目前全市厂内电镀点占厂点总数的三分之二多,其生产规模及所创造的价值,已经大于专业电镀厂。电镀点企业中有非常优秀的企业,如宝钢冷轧厂、上海雷迪埃电子有限公司等。

    行业经济效率、效益及贡献

电镀行业长期存在生产资源结构不合理,普通级生产能力过剩的状况,各镀种生产能力规模不等,生产能力利用率不均,目前行业平均生产能力利用率近70%,低于国内外一般划定的75%的临界线。

目前全市专业电镀厂的年总产值约6亿,年利润总额约5千万,专业电镀厂全员劳动生产率6.3万元/人·年,人均利税0.55万元/年。

由于现行统计对工艺性节点不进行单独核算,不能完全反映电镀行业的真实贡献,由此而导出的对电镀行业的经济评价并不完整和确切,直接影响了电镀行业的社会经济地位。

    行业技术地位

曾有很长的时期,在表面处理技术领域中,电镀工艺独领风骚,稳占大统。随着社会经济和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,新的表面处理技术不断问世,电镀在表面处理领域中的市场领地相对缩小。然而,电镀具有独特的、在某些方面无可替代(目前来看还是这样)的工艺特性和效果,而且现代电镀的技术含量也在不断提升,已从单色单调装饰向多色多彩、时尚装饰发展,从简单防护功能向特殊防护、多种功能发展;电镀基材从普通铁、铜材料向轻金属铝、镁、钛等及其合金材料、非金属材料、复合材料发展;镀层从单一金属向合金、复合、多种处理工艺组合发展。电镀仍将占市场一席之地。

在我国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形成中,电镀行业拥有以技术创新强化、优化工艺特色,创造需求,开拓市场的良好前景。

    电镀行业的环保问题

电镀行业是国民经济中十分幺小却必不可少的基础工艺性行业,有着广泛的应用需求。但是,电镀行业因传统技术工艺性质所致,又是重污染行业,尤其是电镀生产所产生的重金属废水,对人体健康、生态环境的破坏影响严重,因此为全社会所注目,被有关部门认为应当“限制发展”。

为了生存和发展,上海电镀行业为污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从七十年代,全市大规模的工业污染防治就起始于电镀污染治理,此后,电镀行业一直被推在污染治理的潮头。电镀行业的环保成本长期列全市行业之首,目前,全市专业电镀厂仅废水处理费用每年达3千万。

电镀环保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,然而与此同时,电镀行业环保费用的居高不下,抬高了经营成本,直接制约了行业的经济效益和发展能力,影响了上海电镀行业的市场竞争力。

今年,我国《清洁生产促进法》、《职业病防治法》和《使用有毒物品作业场所劳动保护条例》相继颁布。最近,国家经贸委公布了《淘汰落后生产能力、工艺和产品的目录》(第三批),“含氰电镀”被列其中。电镀行业面临着接踵而至、日益严格的法规约束。电镀行业的清洁生产势在必行。

“清洁生产”已被电镀协会在行业管理的改革中列为重点问题,

上一页12下一页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